路途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路途新闻 >> 浏览文章

工至诚行必远——访亚太投资CEO高强
浏览次数:2114次 更新时间:2017-09-25

 

射手座的高强,是一位个性突出的60后,他在事业单位钻研过、在国家喉舌服务过,也在商业洋海挣扎过,有着非常丰富的经历和令人羡慕的资源,带着浓浓的学者风范和傲人的自我坚持。自称曾有过不少的兴趣爱好,但基本都没有坚持下来。从读书至今还保留的一个习惯:半夜三更的时候做工程数学题,基本都是工科学生大三的习题。原因是大学本科时期,这门课不及格。

 

提问: 我们对您的过往经历比较好奇,是否愿意分享一下?

高强大学本科读的是警校,现在这个学校没有了,合并进了公安大学里面。虽然是警校,但读的却是工科,对口公安的是技术侦查部门,但毕业后没去做警察,去了一个事业单位。就是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做火箭的那个单位,现在叫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。1994年办了停薪留职,想自己干点挣钱多的营生,但很快赔了不少钱。想回原单位却回不去了。阴差阳错地去了央视。

            在央视从最底层做起,干了十年。2005年底又开始创业了。在央视有两个好处,一是可以不坐班,我顺手把硕士和博士给读完了。二是这个机构很神奇,我在一线做记者,可以见识很多事情,和很多大佬级人物面对面地说话。这对我现在看来,都很有用,是很特殊的经历。

            这次创业我和别人合作做了一档节目,当时还没有真人秀的说法,栏目名字叫《赢在中国》。这是我的第一桶金吧。挣到了一些钱,然后2008年开始就忙活各种业务,有点杂,涉及领域也挺多。这中间有的挣钱,有的赔钱,但好歹公司一直坚持着。2011年初我加盟了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,做副总经理。在这个位置上遇到了当代,2012年年底我便加盟了当代集团。说来惭愧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什么好的业绩。

 

提问: 我们知道您曾经是《国情备忘录》大型电视纪录片总撰稿,这系列纪录片被誉为我国电视媒体全方位、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中国的发展。这一规格的纪录片文稿,需要视野、格局足够开阔,思维、角度足够全面,带着公民责任才能完成,从查阅资料、分析考证、梳理撰写,到最后的完稿,您觉得其中最难的是哪一部分?

高强这件事说起来好像不容易,但在做的过程中,实际上是个认识事物的角度问题。当时那个节目做了两年了,好像遇到了瓶颈,到了那个节骨眼上过不了关,所以开始借助外脑。我就成了总撰稿。 

           刚才说是认识事物的角度问题,就是在那几个月体会出来的。我接手这个项目时,原来的编导记者们已经做过很过工作了,稿子也写了很多版。我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看。看稿子,看素材。没有理出怎么写的思路,却知道了为什么原来的稿件通不过。作为记者,都知道坏故事才是好新闻。所以,素材和稿件都着重的去抓中国不好的地方,这样的事情,现在也是一抓一大把。把眼睛盯在这些现象上,整个片子的口气就会是:看,我们的国家有这么多问题。

          但是,我们是目睹了中国这些年的经历,一直存在着各种问题,伴随着各种问题这个国家还是在欣欣向荣地发展。做总撰稿的目标,就是要找到这个国家在一大堆问题中,依然迅猛发展的内在原因。这个就是认识角度的问题。这个问题解决了,接下来就是文字水平问题了。要论文字水平,我是工科生,肯定是排不上号,但真正认识、解决问题才是第一位的。

提问: 从《国情备忘录》到深圳文交所,再到我们当代集团,我们是否可以了解一下其中的因缘故事?

高强 当年是朋友介绍认识的春风总。当时我在深圳文交所做副总,实际上是又进了体制,很多事情想做但很难推进,也在考虑今后的方向。春风总那时也是在做企业转型的摸索,所以,一拍即合。我原来做电视,就加入到了亚太第一卫视的筹建中。

 

提问: 您对当代的理解和认知有什么变化?

高强 这个是好问题。对当代的理解和认知都是有变化的。当初认识春风总时,行业不同经历不同、生活的北京也不同。我不熟悉地产业,春风总也正在了解影视业。双方看对方,都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   经历了这些年,已经客观了许多。在我看来,当代一直处在急速的转型中,我来的时候当代东方是在计划做书画,之后涉足了影视,再后来进入体育领域。基本上是顺着经济热点的脉络在推进。

          但这当中,在对产业的认识上,很大程度上是个摸索的过程。有成功,也有失败。我们当代的总体转型是成功的,才有今天骄人的成绩。

 

提问: 有没有记忆特别深刻的人或事?

高强 我印象深刻的是在One-TV建设初期,那春风总也常在香港。连续很长时间,我俩晚上经常在金钟香格里拉的露天咖啡厅喝红酒。那时,每天在谈论各种过往的人、过往的经历,商量着如何解决各种遇到的问题。还有One-TV的演播室调试成功庆祝开台的情景。

 

提问: 当代集团正在谋求“大文化”战略布局,对此您的理解?

高强 当代的骨干很多都是出自福建。福建人很有韧性,做生意有传统。我是出自北方,在文化上是有差异的。所以,说到当代的“大文化”战略布局,也会有差异。不过,这也是个求同存异谋发展的过程。春风总就是这样一位能够兼容并蓄,具有博大包容胸怀的当家人。

    大文化中的文化是什么?我在深圳文交所的时候,曾经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,后来基本对文化形成了一个确切的定义,即文化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、地理、风土人情、传统习俗、生活方式、文学艺术、行为规范、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等。按照这种界定,承载这些传承的产业就该被称作做文化产业。

          我在瑞士遇到一个房地产商,他在参加一个文化的论坛,我问他,您不是做房地产的吗?他说瑞士不存在房地产商,每一座房子都是文化的传承,他就是做这种文化产业的。按照他的逻辑,当代集团当年主业是房地产,建筑作为文化传承的载体,所以我理解当代很早就在从事文化产业了。

          目前当代提出的“大文化”,在我的理解上,是在突出我们所进入产业的文化内涵,让所有的产品和为社会提供给的服务更有文化价值和品牌价值。

 

提问: 纳斯达克LED广告屏、13届冬运会、中超联赛…… 据我们所知,这些业务的开展,起源于您个人的资源导入。您怎么看待个人资源与企业发展之间的关系?

高强 企业发展中,人的因素是最重要的因素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你说的资源,我不称其为资源,我把这些叫做工具。就是为社会提供服务的工具。如我一个电工,就有一把螺丝刀是无法开展工作的,还需要电笔、克丝钳、绝缘手套等一系列工具。我做的事情,就是在掌握更多的工具。

           掌握各种工具之后,怎么为社会提供价值从而获利是另外一个关键问题。比如纳斯达克塔楼大屏幕。我是利用传播优势,让更多的人了解那里的价值,然后找上门来上广告。还用电工打比方,他会让让很多人知道他可以维护电力系统,然后在办公室等客户电话打来。并不会带着工具一户户敲门问要不要检修电路。

           大文化布局,当代目前还是传统的管理方式,我个人认为,这一个行业比较适合的机制不是这样,应该是合伙制。因为这里很多时候,没有垄断资源没有独有资源、没有重资产,最重要的是人。人很难进行价值评估的,所以合伙制更适合。简单一句话:共享基础资源,按贡献分配收益。目前电影制作中,很多都使用了合伙制。比如演员,本来应该要5000万片酬,改成只拿1000万,其余四千万算如何,后期票房分成。这就是合伙制的组织架构。目前,当代某些产业已经开始尝试合伙制,我们可以静候佳音。

          “以当代目前的雄心壮志,应该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,我希望看到当代成功。今年年会上我们的项目市值已经到了500亿。我期望看到当代很快成为一个千亿级的公司。”

 

提问: 有消息说,正在掀起的新一轮体育热潮,为中国体育产业带来了发展机遇。对此您如何看待?

高强 体育文化产业在中国还是刚刚起步,市场潜力巨大。这个是“道”。可光有“道”没意义,需要“器”以载道。这个“器”,对于企业来说,就是用体育概念获利的工具。但接下来的工具是什么?这个有很多种选择。

       耐克的“器”是运动服装、始祖鸟的“器”是户外装备、健身房的“器”是场地和教练服务电视台的“器”是赛事转播权。那么,当代进入体育产业的“器”是哪个?或者说是哪些?我目前做的就是在进行这种尝试。冰雪项目、体彩、健身气功、中超我们都有参与,还没有找到很明确的方法。这是个试错的过程。当然试错不仅是创新,也是要冒风险的。所以,冒险之前必须做好充分组的预判,法律的红线坚决不能碰。

 

提问: 对于现在所从事的工作,您是如何看待?有什么规划吗?

高强 我目前负责的是筹建ONETV体育频道,我的目标是只用目前ONETV财经频道20%的费用再开出一个频道,而且确保盈利。

 

提问: 您给我们的感觉是乐天派,而且“手段”丰富。您是如何解决工作中所遇到的瓶颈和低潮?

高强 我加盟当代前,做记者,要自己面对问题做公司,要自己解决生计,去深圳文交所也是接了个硬茬的岗位。瓶颈、低潮是个常态,和每天吃饭睡觉一样,做企业就是这样的,每天面临各种问题,各种风险。你只要有权力,就同时有了责任。至于怎么度过,就是一个字:“扛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别小看一个“扛”字,有三重意思:想办法规避、想办法解决、想办法忘了这个。还是个看问题的角度问题,今天遇到一事,五雷轰顶,着急上火想办法,郁闷。就是你说的瓶颈和低潮。但整了半天,后来发现,原来出了这事之后,你上了一个台阶。很多企业家就是这么走过来的。

 

提问: 四十不惑、五十而知天命,您恰逢期间。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和期待吗?

高强 我真没仔细想过这个。所以我最近准备去读个长江商学院,录取通知书已经拿到了。自我勉励和面对利诱的事,基本上是40岁以前的话题了。今年快五十岁了,所以不再勉励自己,我的方法是心里有大目标,但只有小计划,就是最近两周要实现的目标。两周以后的事,两周以后再说。这样有个好处,叫阶段性心里暗示。马拉松运动会员都会这个,他们起跑时都知道哪里是终点,但都是全力跑向5公里处你那个目标。完成了这个5公里,再想下一个5公里。辛苦就是经历的挫折,挫折都是常态。中学时背的岳阳楼记说: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到了这个年纪,就了解,所有的事情,最终拼的都是器局和人品。


联系电话:010-59407666  E-mail:info@lutumedia.com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街道景华南街1号旺座中心0603
版权所有:北京路途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94458号-3